当前位置:   主页 > 励志歌词 >

如何评价一下《孤勇者》作词人唐恬的水平?

时间: 22-08-02   作者:天台音视

商业性完美,文学性稀碎。内在情感无关联。合格入门,不算好。

就事论事,网络上但凡说《孤勇者》歌词就要说唐恬的抗癌历史,这显然是爱屋及乌。作品有着作品的自我标准,不会因为生活不易就改变本质内容的好坏。

单纯以歌词的审美来看,《孤勇者》是符合《英雄联盟之双城之战》的主题要求,简单通俗易懂,符合小学生的审美和国人对于动漫的低龄化认知。但从艺术和文学性角度而言,显然《孤勇者》的歌词缺乏上下文联系,依旧处于一个拼凑和强押韵的类型,整体的气氛营造并没有内在情感线联系。用词也追求粗浅。

相比于一首好词,显然有着本质区别。但总体上,《英雄联盟·双城之战》剧组对于唐恬的中文词要求,就是如此。不要求很高,只需要适用即可,所以从商业上讲,唐恬的作词,是合格的商业作品,但和网络上狂吹的哲学性、艺术性、文学性,毫无关系。和林夕、方文山相比,是一个刚入门的学徒。

以下,简单从商业要求、文学思想两个角度补充说明。

1:商业要求;完美。

商业要求,会决定歌词的立意,会决定歌词的出发点,表达出为何而写。首先《孤勇者》是英雄联盟衍生电影《英雄联盟双城之战》的中文推广曲。注意,这里有三点基本的立意,英雄联盟、衍生电影、中文推广曲。

首先说英雄联盟,他是一款游戏,也是当下世界上最成功的电竞比赛项目。我个人也玩,整体上《孤勇者》自身的热度在《英雄联盟》之中注定会非常之高,而游戏群体大部分都是以大学生为主力。同时伴随着往下衍生的学龄段降低,成年人玩的也不少,但是先对的游玩时间会非常短。在这一的群体分析之中,成年人的生活遭遇会注定导致游玩时间变少,而小学生才是未来十年能否保证《英雄联盟》依旧热度不减的关键。所以歌词的第一个立意要求是:低龄化。

其次衍生电影,英雄联盟的衍生电影是具有原声带的。这是什么意思,意思是说,不管唐恬写的中文歌词如何,都不会影响本身电影的配乐质量。而《双城之战》整个电影的配器、音乐类型、情感氛围和背景融合,堪称一绝。每一个插曲都绽放着完美的细节调控。这些完美的质量并不会被唐恬的歌词所撼动。

电影的音乐是分为两大类,一类原声大碟,一类推广曲。原声大碟是关乎电影的品质。而推广曲是非英文主题曲市场的每一个国家地区一首,是一个商业招标的结果。所以第二个立意要求就出来了:迎合市场;

基于迎合市场,《孤勇者》这首歌在音乐的作曲、编曲上几乎毫无内容可言,标准的套路和弦,标准的抓耳旋律,标准的啥都不缺却毫无新意的编曲。这对于市场而言是合格的商业作品,但是对于想要对听众有所建树,有所影响的审美认知改变上,没有任何裨益。简单说还是四大天王的那一套。整体的音区过低最高和音高音不过G4。

但是迎合市场的最好方式,并不是说本身就具有的,而是表达出需要寻找的推广点,那么唐恬的自身奋斗史,就是《孤勇者》最好的推广大使,但凡是一家媒体都能对唐恬的命运大书特书,这就是为什么唐恬的作品开始迅速蹿红的原因之一。

写得好不好不重要,只要能用合格就行,而本身唐恬的命运就足有音乐推广的完美噱头。

从第三点推广曲的定位上,可以得出第三个要求:有噱头。

低龄化、迎合市场、有噱头。这就是为什么是唐恬来写《孤勇者》的立意要求,不论从歌词本身还是商业市场考究,唐恬都能满足。而且是完美契合。

自身就是《孤勇者》的最好代言,而歌词写得满足低龄化和迎合度。你说唐恬写的不好?不,她本身就是一个完美的商业作词人,遭遇和能力都足以满足商业需求。所以实际上,唐恬写的《人世间》片尾曲也不错。

从商业性上讲,是挑不出唐恬太多毛病的,对于低龄化的市场,人们不会关注于本身歌词的好坏,而是会将目光放在更具有故事性的周边上。

2:文学性、音乐性、思想性不足;

他们说 要缝好你的伤 没有人爱小丑

这句歌词成为了很多人说写得好的典范。我倒是认为是通篇歌词找不到任何一个文学闪光点的佐证。这句话基本上初中生都能读懂。

相比我方文山的”天青色等烟雨“、”反方向的钟“、”七里香“等点睛之笔根本不能比,相比于林夕的“你的背包”等完美思念臆想,同样不能比。这就好像是一个文学入门者直抒胸臆,尚未窥探到文字曲折的美感。当然也有可能是刻意为之,不能忘记立意要求,低龄化。如果是刻意为止,那的确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商业作词人。但即使成熟,文学性不足是比较明显的。

《孤勇者》的开头是这样的:

都 是勇敢的

你额头的伤口 你的 不同 你犯的错

都 不必隐藏

你破旧的玩偶 你的 面具 你的自我

他们说 要带着光 驯服每一头怪兽

他们说 要缝好你的伤 没有人爱小丑

的,偶、错、我,兽,丑。这和薛之谦的韵脚有得一拼,这些韵脚之间有任何联系吗?上下文联系、联想联系?有吗?显然是没有的,就是很简单的照着韵脚大全一个一个去拼,也能得出这样的结果。

而在文学臆想上,破旧的玩偶、面具,怪兽,小丑,每一个单独提出是有合格的,因为《双城之战》之中的金克斯的确有不少手雷玩偶,面具不太贴切剧本情节,怪兽贴切,小丑并不贴切具体的人物,但是符合朋克、蒸汽的背景风格。总体上,文学臆想上,只能说乏善可陈,但是没有太多过错。

在文学人物上,有三个角色,诉说的我,和言语之中的你,以及他们说。这里是我个人认为很糟糕的切入点,他们说,他们说。他们是谁?没有表明一个具有内容的人物,也没有一个特定的情感范围,不像情歌之中的你我他,而更像是一种高位者对他人的鄙夷态度。将所有的群众都同质化为一个样子。显然不具备任何的现实思辨的深度。

好像凡是不理解你的人,都是他们一般,而理解你的人就是那个你,或者诉说的我。显然从人物塑造上已经不是乏善可陈的问题,而是根本一团糟没有任何思考性可言的拼凑。这样的作品,不可能具有太久的生命力,也不具备任何对于学生的教育意义,当然对于学生认字上还是有一点意义的。

去吗?配吗?这褴褛的披风,

战吗?战啊!以最卑微的梦,

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

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他们说要戒了你的狂,就像擦掉了污垢

说实话,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时候,没明白他表达的意思。去吗?配吗?这个配吗,我觉得很有意思,完美把上位者的骄傲放在自己的头上。然后就造成了英雄联盟职业选手简自豪被一首《孤泳者》疯狂带节奏。源头就是这个配吗。

从文学性上将,配吗?的默认语境是一个施压环境,潜在的文学意向有两个任务,我对你说你配吗?一个鄙夷、打压、唾弃的语言施压过程。

我至今没有搞懂为什么要用这样歧义满满的词语放在做容易带节奏的电竞行业。可能唐恬的愿意是“配吗”搭不搭的意思,说这个褴褛的披风搭不搭自己的身份的意思。但显然他脱离了基本的语言把控力。

从文学性上将,这叫言语的不准确使用,写下歌词的时刻并没有去推测观众可能会出现的歧义效果进而去改善。

第二句是战吗?战啊!一个疑问,一个肯定。这还挺好的,那为什么第一句话是两个疑问?改成“去吗?去啊!”显得有点呆,有点词穷。但是至少不会歧义,也比他如今的配吗,这个带着”致命节奏“的两个鄙夷之文要好。

之后的两句没有太大问题,也没有太大的两点。到了最后一句”他们说要戒掉你的狂,就像擦掉泥垢“。

读这句的第一反应是,写歌的人才是那个最终Boss,在蛊惑着听众和读者应该怎样怎样,在他的形容之中跟着他的节奏走。这就是我为什么是,唐恬相比于方文山和林夕只是一个文学入门着。

稍微具有一点文学素养和写作经验的人就知道一点:描述句是陈述性为佳,因为陈述可以把描述的主观狭隘变为客观事实。一个客观事实,会引发读者的自动思考和遐想,而主观的描述缺乏客观信息之后,就是一个扁平的偏激人物。

我的身份,可以利用扁平化的偏激来深度刻画情感,比如爱情之中的激情和美感,就可以以主观的扁平化作为强烈源头去转换。所以一般而言,歌词的切入点,当处于言语句是,通常是你我。而你我之外的他多用于陈述句。用事实去渲染第三人称。因为第三人称不具备主观色彩,而拥有丰富的客观事实。

“他们说你怎么这么,就像怎么怎么样”很明显,是一个小学生、初中生才能写得出来的思路。就像是一个恶意拱火的小孩。唐恬的歌词,在《孤勇者》上,不具备任何的文学内容可言

综上,唐恬的《孤勇者》歌词商业性合格,而且具有完美宣传噱头。但文学性不具备丝毫内容。

如果满分是100分,我认为至少是85分。这首歌词如果和华语乐坛的著名作词家林夕,方文山,姚若龙等比,那么还差十万八千里。但是在如今整个乌烟瘴气的华语乐坛,这做词都显得特立独行,十分优秀。

央视、新华社等官方媒体更是在视频中多次用到这首歌作为背景音乐。能被官方媒体采用不仅仅是因为歌曲的旋律,同时它的作词水平自然也是得到了认可。

环球音乐大中华区负责人评价它:在文化和社会层面的影响力已经超越了游戏和动画的范畴。成功唱出了时代精神,给予了亿万孤独的灵魂以勇气,信念和希望。

作词家唐恬女士这一首《孤勇者》歌词,充分说明了歌词之中,要安放尽可能多的层次,情绪递进,叙事曲折,正反对立,语义翻转,从而让整个歌词的能量密度极大,结构丰富,让有限的字数,触及更加无尽的读者(听众)体验中。假如我总结的这个技法可以称之为“曲折层次”法,那么这首词是该技法的典范佳作。这首词在几个月的时间内爆红,成为各大平台热门金曲,当之无愧。—作词人张汇泉

以上内容引用两位专业音乐人的评价。(侵删。)下面说一下我的看法。

先说这首词好的地方。

成功点题。这首词就是为他们以平凡英雄、背后英雄的角度开展创作,主要扣住《英雄联盟:双城之战》的主题,还原出那些不是正统意义中的无名英雄形象。

歌词寓意深刻。

爱你孤身走暗巷(Xiang),爱你不跪的模样(Yang),爱你对峙过绝望(Wang),不肯哭一场(Chang)。爱你破烂的衣裳(Shang),却敢堵命运的枪(qiang),爱你和我那么像(Xiang),缺口都一样(Yang)…

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

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韵角就不说了,这首的歌词太凄厉。比如一些用词:孤身,不跪,绝望,破烂,缺口,黑夜,怒吼。

这种歌词表面看像是表达一种负面情绪,或者说是一种愤世嫉俗抒发个人情绪的表达。在摇滚乐和说唱音乐的风格比较常见。都是一种情感上更为突出的表现。

我感觉这首歌词比较像谢霆锋的专辑里面的一些歌曲风格。想一下,假如谢霆锋唱这个《孤勇者》会是个什么效果?

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

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这是里面的两句歌词。首尾呼应,结合起来就是“致英雄。”

第一句是在黑夜中,第二句是站在光里。黑夜和光明的显然是对立面。但是同时第二句又是“谁说才算”,也就是有一定否定的意思。

那么她很显然说的是,站在光明里的算英雄。更加强调了不在光明里面的英雄。也就是“幕后英雄”,结合前面的第一句就是“行走在黑夜里面的英雄。”

这看似简单的两句歌词,作者从黑夜到了光明。又否定了光明。看似说的是黑夜里面的光明。而真正表达的是一种纯正的正能量之光。

从这里最起码能看出来,这首歌的歌词她下了很大的心血。结合这首歌的创作背景,和作者的抗癌历史,才能真正体会到这首歌里面蕴含的无比力量。

从希望,到绝望,到绝望中的希望,再到阳光之下的致敬绝望和希望。

人不能没有希望,也不能否认自己的绝望历史。她显然也将自己多年的失落,孤独以及和病魔抗争的历史全部写进了这首歌词里面!

这就让歌词的寓意升华了,所以不仅仅是游戏可以用,现实中教育意义更为深刻,更容易鼓舞人心!无名英雄!逆光英雄!更适合这首歌的主题!

然后再说写得不好的地方,歌词有些形式化和里面有些过于口语化的东西。形式化就是没有一些歌曲那么容易将情感流畅的带入,歌词的叙事性和画面感那么强烈。口语化就是比如说:

去吗 配吗 这褴褛的披风

战吗 战啊 以最卑微的梦

第一次听到这里的时候,觉得有点不像陈奕迅以往的歌。所以专门查了谁写的词。因为在这之前,陈奕迅的歌曲歌词功力都是非常深厚的。也就是歌词给人感觉有很深的人生阅历和极深的文化底蕴。

“配吗”“战啊”尤其这个“配吗”,在不了解创作背景以前。我觉得陈奕迅在这“配吗”“战啊”和他以往的曲风还是有差距的。了解创作背景发现,她写的是人生中的磨难和挫折的声音,也就是一种类似于人生的嘲笑声,而且是符合歌曲整体意境的。

所以这首歌词我觉得符合年轻人热血,勇敢,包容的心态。做词也寓意深刻,了解了创作故事和背景,歌词写得也并无不妥。非常优秀的歌词,大众都容易接受的追梦歌曲。

我觉得她写得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