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儿童民谣 >

关于重庆的童谣和民歌

时间: 22-07-31   作者:天台音视

重庆民歌
南津关一过就过了关,三溜子上水是一长潭。
下面就是纱帽山,芝麻绿豆我们一齐办。
整几碗水酒好弯船。

峡江歌师爱唱歌,要几多来有几多。
树上挂的歌成串,岩里绕的歌成砣。
唱了还有一脑壳。

恋要恋,不怕爹妈在面前,不怕爹妈要哥死,阳间不恋阴间恋!
恋要恋,不怕官司打一千,不怕一刀头落地,一刀落地也甘愿!
恋要恋,二人结交定百年,哪个九十九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郎是丁丁(蜻蜓)飞上天,姐是蜘蛛网屋檐。
丁丁飞不过蜘蛛网,蚊子飞不过米汤盆。
你想脱身不可能。

吃哒中饭手搬墙,轻言细语告诉郎。
昨日为你挨顿打,浑身打得都是伤。
舍得皮肉舍不得郎。

高山岭上一树槐,手扳槐树望郎来。
娘问女儿望什么?我望槐花几时开。
稀乎(差一点儿)说出望郎来。

想不到姐儿我设个法,跳到井里变e799bee5baa6e58685e5aeb颏蚂(青蛙)。
早晨她挑水呱三声,晚上她挑水三声呱。
姐儿的心儿也呱软哒。

郎害相思害得确,要想头发冲水喝。
你要头发奴来剪,你要心肝奴来割。
救得郎好奴快活。

情姐住在对门岩,时时望见她出来。
早晨望见她挑水,黑哒望见她抱柴。
恨不得狂风刮拢来。

石板上栽花花儿黄,情姐喊着要丢郎。
口喊丢郎莫红脸,说个明白我收场。
东方不亮西方亮。

牡丹开花朵连朵,淤泥河里蚂蝗多。
只等鹭鸶来洗澡,蚂蝗咬住鹭鸶脚。
要得脱来不得脱。

栀子花没得百花香,高寿没得千年长。
郎死托生再娶姐,姐死托生再嫁郎。
今生来世都一双。

姐儿拿周(不愿意)我没得法,跑到庙里打菩萨。
大菩萨打得叽的叽的喊,小菩萨打得喊的喊的叽。
弄不到姐儿我打死你。

姐儿有个周岁郎,每晚睡觉抱上床。
半夜哭着要吃奶,劈嘴给他几巴掌。
我是你妻不是你娘。

姐儿住在大老林,喂个狗儿咬死人。
别人来哒它咬得死,情哥来哒不做声。
狗子也有两样的心。

郎在高山薅高粱,姐在河里洗衣裳。
薅一下高粱望一下姐,洗一下衣裳望一下郎。
下下捶在岩板上。

昨日与姐同过沟,二人低头看水流。
郎说一锹挖个井,姐说细水放长流。
天干的日期在后头。

重庆南坪民歌
正月里采花无哟花采,二月间采花花正开,二月间采花花哟正开.
三月里桃花花哟正红,四月间葡萄架哟上开 ,四月间葡萄架哟上开.
五月里石榴尖哟对尖,六月间芍药赛哟牡丹,六月间芍药赛哟牡丹。
七月里谷米酿成酒,八月间闻着桂哟花香,八月间闻着桂哟花香。
九月里菊花怀哟里揣,十月间的松柏人哟人爱,十月间的松柏人哟人爱
冬天里腊月无哟花开,霜打的梅花遍哟自开,霜打的梅花遍哟自开

童谣
重庆大学法学院04级4班

思念犹如在掌心退潮
无意间想起那首童谣
姥姥的喃喃细语
爷爷旧烟袋的味道
似乎又回到
儿时的木屋檐
儿时的碎石道

虫儿飞 蝉儿叫
谁在唱起那首童谣
绣花鞋 布棉袄
谁牵谁走过门前的小桥
粉笔灰 老学校
课桌上的名字被谁擦掉
记忆里 盛夏天
还停留在你转身的那个微笑

谁谁谁 会陪你低唱童谣
谁谁谁 偷偷塞给你纸条
谁谁谁 时常一个人发呆
谁谁谁 被雨水淋湿了眼角

虫儿飞 蝉儿叫
谁又记起了那首童谣
虫儿飞 蝉儿叫
谁又忘记了那首童谣

谁谁谁 会借你肩膀睡觉
谁谁谁 爱宠你又爱争吵
谁谁谁 勾勾指头不放手
谁谁谁 都不离开好不好

童谣童谣
梦里花落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