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儿童民谣 >

小时候的童谣,你知道多少?

时间: 22-07-30   作者:天台音视

我有一个金娃娃, 金胳膊金腿金头发. 有一天, 我到河边去打水, 丢了我的金娃娃, 我哭我哭我哇哇地哭. 哇哇.... 第二天, 我又到河边去打水, 找到了我的金娃娃, 我笑我笑我哈哈地笑, 哈哈。
你骂我,我不骂,我上大街找我爸 我爸有个大喇叭,吹你一身稀粑粑。

山西上党 民歌 童谣 顺口溜 100首

1.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喝,下不来-- 老鼠老鼠你别急,抱个狸猫来哄你.2.小花鸡,上磨盘 小花鸡,上磨盘,一挠挠个大皮钱。 又买烟,又称盐,还娶媳妇过新年。3. 妈妈推我荡秋千 荡起秋千好喜欢 妈妈妈妈你来坐 宝宝推你荡秋千4.天上星星一颗颗 地上花儿一朵朵 星星眨眼花儿笑 笑得花儿弯下腰

中山民歌童谣

小燕子》
小燕子,吱吱吱,
面对房主窃细语:
“不吃你谷子,
不吃你糜子,
在你房檐下抱一窝儿子。”
《喜鹊传信》
花喜鹊,站树杈,
开口叫,喳喳叫:
“***带了个花针扎,
绣花针,花衣线,
绣个荷包***看。”
《针》
稀奇古怪牛,
耳朵大过头;
头在前头走,
耳朵在后头。
《九九歌》
头九二九,关门闭口。
三九四九,冻破碴口。
五九六九,精尻子娃娃拍手。
七九鸭子八九雁,九九耧铧满地蹿。
《小孩羞羞》
羞羞,把脸抠,
抠个壕壕种豆豆;
羞羞,把脸抠,
埋脸躲进怀里头;
羞羞,把脸抠,
你说浪浪他(她)伸手。
(注:浪浪,平川方言,意为出门玩)

民间故事或民间歌谣

去百度文库,查看完整内容>

内容来自用户:2B文学小青年

民间歌谣
摇摇船摇,摇,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对我笑,叫我好宝宝。糖一包,果一包,吃完饼儿还有糕。拉大锯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里唱大戏。接姑娘,请女婿,就是不让冬冬去。不让去,也得去,骑着小车赶上去。小白兔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爱吃萝卜爱吃菜,蹦蹦跳跳真可爱。小老鼠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哭着叫着喊妈妈,叽哩咕噜滚下来。真稀奇稀奇稀奇真稀奇,蚂蚁踩死大公鸡,爸爸睡在摇篮里,宝宝唱着摇篮曲。张打铁张打铁,李打铁,打把剪刀送姐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我要回去打毛铁。推磨摇磨推磨,摇磨,推豆子,磨豆腐,么闰儿要吃菜豆腐。打碗米来煮,煮又煮不熟,抱着罐罐哭。小小子儿小小子儿,坐门墩儿,哭哭啼啼要媳妇儿,要媳妇儿,干什么?点灯说话儿,吹灯作伴儿,到明儿早晨,梳小辫儿。哪边高哪边高?这边高。哪边矮?这边矮。一锅豆腐做成十二块。嫩豆花,好的菜,今天做来明天卖。排排坐排排坐,吃果果,幼儿园里朋友多。你一个,我一个,大的分给你,小的留给我。新年到新年到,放鞭炮,噼噼啪啪真热闹。耍龙灯,踩高跷,包饺子,蒸甜糕,奶奶笑得直揉眼,爷爷乐得胡子翘。五指歌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没打到,见到小松鼠。平阳三条岭啊四条洋,前门介海水白洋洋,早早走来吃精肉,迟迟走来啃骨头。

有没有什么民歌民谣啊?

什么是幸福(嘉宾:阿朱)




嘉宾:阿朱

访谈实录:

阿朱:大家晚上好!

阿朱:让我们谈谈幸福
一位朋友对我说,她以前在一家网站工作,虽然一个月拿2万块钱工资,但她并不觉得生活幸福。因为压力太大,工作太紧张,她白天连吃饭的时间都象打仗,到晚上更是失眠到想发疯。虽然工资很高,但根本体会不到钱的快乐,因为没有时间花钱。现在,她换了个工作,工资低了很多,但她有时间看电视看闲书,有时间逛街,有时间跟朋友喝茶吃饭了,最开心的是失眠不药而愈。所以,她得出个结论:简单地生活就很幸福。
她的话让我想到,如今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丰富,发展的空间越来越大,可是,不只为什么觉得自己不幸福的人也越来越多。也许,我们都陷入某种误区而不可自拔。我对朋友的话深以为然:其实幸福很简单,不象哲学家们论证的那么玄奥,不象诗人们吟咏的那么遥远。
月斜影清:平安就是幸福,但没有经历过辉煌就不能领会——所以,大家宁愿先不幸福。
捣乱家伙打版主:你这话也有点儿绝对了!或者说是具有一定代表性,但不应当是人全部!

阿朱:什么是幸福?
中国有对男人幸福的古典描述: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今天已是人不分男女,都有资格拥有这样的幸福时光了。只是,这种幸福过于经典过于顶峰,在我看来,幸福应该比这更琐碎跟容易。幸福是拉着爱人的手,头脑空白却十分放心地在林荫道上散步;幸福是在寒冷的暗夜,身心疲惫的你看到家中亮着一盏为你守侯的温暖的灯;幸福是听着冬夜呼啸的风,胆小的女人一头钻进丈夫结实温暖的臂弯;幸福是回家脱了臭袜子的男人,酒足饭饱后点着一支烟打开电视看“新闻连播”。你看,其实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里都不乏幸福。就连北京胡同里那个油嘴滑舌却老实巴交的倒霉蛋“贫嘴张大民”,也让小说、电影、电视好一通描写他的“幸福生活”。
捣乱家伙打版主:不同的人,指不同环境、不同地域、不同地位、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应有不同的感受!
阿朱:是啊,但不同之中有相同。

藤老树:所以幸福只是短暂一瞬。。。
阿朱:不要指望幸福长久,那样的话,幸福就变成平常的东西,就不是幸福了。

方格儿:阿朱姐姐晚上好!想问问:从什么时候开始,你意识到你是幸福的?
阿朱:在我幸福的瞬间。但我不敢说我是幸福的,只能说我有很多幸福时光。

月斜影清:我不幸福!像唱春天在哪里一样,曾经也唱幸福在哪里,对于这个界限很困惑。
阿朱:春天到来过,只是你是否注意过它?我相信,幸福也光临过,可你是否意识到它?

阿朱:人为什么不幸福?
人之不幸福,大部分来源于欲望得不到满足,但须知,欲望可以是天使引领你上天堂,也可以是魔鬼诱惑你下地狱。一位哲人说:“要得到幸福,欲望就既不能过于激烈,也不能过于平淡。在前一种情形下,心灵处于不停的忙碌骚乱之中;在后一种情形下,心灵陷入一种使人不快的懒洋洋和毫无生气的状态中。”
请勿点击:后一种是被强迫的。
林鑫白:期望太高所以不幸福。
阿朱:期望太高不是不幸福的原因,不明白自己的期望是高还是低,才是不幸福的根子。

捣乱家伙打版主:阿朱,你得承认:世界上始终有除你所说的以外的幸福,比如,有人认为不断的赚钱,每一次赚钱;不断地升级、爬高、作官;不断地专研、寻找、发现新的世界奥秘;等等,我想,世界上是有这种以追求某种目标为幸福的人!
阿朱:我承认,而且还有更多。
捣乱家伙打版主:对,因此幸福是非常广义的!作人,不能过于为追求幸福而追求幸福!懂得随意,最幸福!

请勿点击:目标达到了的那一段时间你会很幸福,但这种幸福维持不了多久。
如果你再别无所求,你会因为生活没有目标而感到痛苦;如果又有一个新的目标在等着你,你就又会忙碌,这时候你会感到不幸福。前者,当你能真正做到淡泊的时候,你也会幸福;后者呢,如果你认为不断地追求目标是一种幸福,你会感到更幸福。
阿朱:是的,大部分人只看到欲望满足不了所以不幸福,其实,没了追求更不幸福。

林鑫白:正因为有不幸,所以幸福更加可贵。
阿朱:怎么定义不幸如果你同意幸福并不复杂,那么痛苦对你就是件容易的事情了:你只把它当作幸福的铺垫,是两个幸福的中间,是你走到终点的必由之路,就好了。

藤老树:一个人能够来到这个世上,可算是一种幸福,但有时不能不说也是一种痛苦了。
阿朱:对呀,把幸与不幸只当做白天和黑夜的自然交替好了。

梅雨飞:我曾那么接近幸福,没有开始,只有结束!
阿朱:如果你当时意识到已然接近幸福,你就是幸福的。

a贵:恋爱时有一句话,那时候很喜欢恋爱时有一句话:我们痛苦地幸福着!
阿朱:我也喜欢,但我以为是太多的幸福和太多的痛苦在不断闪现。

方格儿:今天上午网友光头布衣说,幸福与否,就看你如何做这道题了: 幸福与否=满足/欲望。
阿朱:我看这光头布衣有慧根。

新仙剑奇侠之李逍遥~:阿朱,有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可每天都在觉着自己不知所措,工作上很郁闷,可周围的同事都很好,爱人也很爱自己,这算幸福吗?
阿朱:啊哟!你离幸福很近,再找点有意思的事情干干就齐了。

drunkcat:心中无事, 就是幸福。。
方格儿: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学会忘记很重要,但很难。
阿朱:忘不忘没关系,重要的是能驾御你的心。

阿朱:我的幸福时光
我也有很多幸福时光:早晨走进办公室,泡上一杯茶,看着今天自己在报上发表的文章;中午饭后,和同事们在铺着报纸的小黑板上打“拖拉机”;晚上约几位至爱亲朋,聚在饭桌上斗酒斗嘴……通通不亦乐乎?!今天晚上,当网友们散去,我将回到一手布置起来的温暖的家中,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带着笑,用沉睡为一天划上一个幸福的句号。
勿忘我呀:姐姐好幸福呀!

捣乱家伙打版主:幸福是什么,朋友啊告诉我,它不在花丛中,就在绿荫下,不在阳光里,就在春天里...
阿朱:其实在你的心里。
捣乱家伙打版主:对,幸福就是主观感受!

阿朱:有人说,幸福就是随心所欲,你们同意吗?
捣乱家伙打版主:在某种范围和一定条件下的随心所欲也许算一种幸福吧~

美人鱼:嘉宾好,有智慧的女人是幸福的吧?
阿朱:幸福是一种价值判断,它存在于你的主观里,智慧的女人有幸福的,也有不幸福的。

hq:阿朱,下网后一个人回家?俺也是,那咱们之间会不会有故事发生呀?
阿朱:这是幸福的想象。

捣乱家伙打版主:绝大部分女强人都会失去很多幸福,阿朱妹妹同意吗?
阿朱:我不是女强人,所以不知道。也许她们幸福的方式不同一般吧。

林鑫白:通向幸福的途径是什么?
阿朱:不用找,生命就是通向幸福的途径。

梅雨飞:重申我的幸福:每天早晨能够肆无忌惮地睡懒觉!
阿朱:好奇怪,我也有这种感觉。每天躺在床上总要叹口气说:“最幸福的时光到了!”你说我是不是没出息?...

像猫的女人:幸福就是每天能和爱人一起吃饭!西西
阿朱:真幸福!

阿朱:能谈幸福,就挺幸福
我们活着,所以我们有机会感受幸福,有机会咀嚼痛苦。所以,感谢生命吧!那样,你会常常发现幸福,你会用爱心去制造幸福。面对不幸不要叹息,它只是你走向幸福的又一步。

梅雨飞:嗨,我有时候想,管它幸福不幸福!
阿朱:梅斑竹,除了睡懒觉,还有什么让你感到幸福?

茧子:幸福的时刻: 很晚了回家,打开床头橘黄色台灯,靠在软垫子上,翻开一本没看完的小说,看着看着,眼皮子往下掉,,呵欠~~~~~~可以睡去——真幸福啊!
阿朱:又是一个幸福的懒虫。

茧子:再:幸福的时刻:
在家里呆了整整一天,饭也没吃脸也没洗,肚子也开始叫唤的时候,——有人打了一个电话进来:要不要一起吃饭啊???
阿朱:你真是个会享受幸福的丫头呀。
爱书的男人:万一这人是你最讨厌的人怎么办?
阿朱:那就饿下去。

阿朱:快一会儿,又慢一会儿,在幸福和沮丧的交替中,时间飞了,各位,后会有期。晚安!

人民网情感时空嘉宾访谈 2001年9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