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儿童民谣 >

为什么说甘谷县是古羌族后代?

时间: 22-05-19   作者:天台音视

古羌族,是活跃在上古时期河南以西的庞大民族,分布地域宽广,是中国许多民族的祖先,如汉族,藏族,彝族,白族,包括缅甸等相当多的民族。古羌族以游牧为主,周人、秦人的祖先,即来自古羌族。当然,秦人祖先非子来自东夷。周人祖先最早在今天的平凉、宝鸡、天水一带游牧,后来转为半农半牧的生活方式。

伏羲,其母华胥乃四川境内的部落首领,后来辗转至成纪生下了伏羲。伏羲究竟生于哪里,在“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大潮影响下,大家争得你死我活,实际上干这种事的大多是官员,有利可图而已。伏羲的父亲既然不可考,那就说明伏羲是母系时期向父系时期转变的关键人物,也就是开始转入农耕时期的起点。就是今天,我们自己有一些过去的事情会想不起来,那时候没有今天的技术和知识,全靠口口相传,数千年后焉能将出生地记录得那么清楚?平凉静宁官员和天水官员的口水仗就是这样,西河的乞巧节也是如此。如果真的在今天的白家湾乡蒋家庄有遗址和民谣及传统(有时间去调查一下。刚才问了一下,古风台在古坡),那就说明伏羲的出生地在仇池山和朱圉山一带。考虑到渭川谷地并不是像今天这样有河堤阻挡洪水,那么先民们住在山坡上也就很好理解了。要知道,西北很长时间气候温暖湿润,这种气候一直持续到唐宋,降水量估计不小,四季径流量必然大。再考虑到觉皇寺到新阳镇一段的峡口很窄,洪水泛滥季节出现堰塞也是可能的,川区农耕规模应当较小(那时没现在的梯田)。几十年前,渭河水就相当的大。今天流域内大部分的地方开垦为农田,非牧区非林区,渭河转变成为季节性河流也是必然。有老人回忆在大跃进之前,北山上还是有大片森林覆盖的。

母系社会实行图腾崇拜,因此伏羲之所以被尊为人文始祖(黄帝只是北方部族的。(黄帝只是北方部族的象征,蚩尤、祝融部族战败后南迁了。),除了发明、改进农耕畜牧渔猎技术之外(《诗经》:赫赫民族先祖;西王母降生,伏羲稼穑,安定世纪开元;文王伐密,太宗征西),因农耕和征战,男权的上升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伏羲氏时期,慢慢在伦理上进入一个新时代,造网罟,养牺牲、画八卦、制扈厨、造书契、制嫁娶、作历度、立九部、设六佐、制琴瑟、作乐曲,等等。其实伏羲只是一个神话人物,大家不必较真、伏羲也可能是炎帝,古代华夏的创世纪神话和传说,绝非全是荒诞和虚幻性的记录。事实上,正是这些神话和传说,蕴含着华夏先民对自己创世纪历史的深邃认识和浅近质朴的表述。传说伏羲和女娲结为夫妻,说明三点:社会还是处于父系母系交接的时代,而且大多人不知其父;伏羲后来通过这种和平非战争方式实现联盟,扩大实力和势力范围。传伏羲蛇首人身,说明当地气候湿润(有可能指四川),图腾为蛇。传伏羲生年老长,说明当时经济情况已经相当好了,也只能说明大多数人的平均寿命并不长。

伏羲的兴起史说明,甘谷很久以来就适合人类居住和繁衍,在部族主要成员迁走之后,必然留下一部分人原地坚守。如果能够发掘我老家门口的灰地儿遗址,估计在这个问题的研究上有所进展。所以说,甘谷人的血缘中首先有伏羲部落联盟的遗留。古羌族后裔,主要分布在在川区和南山区。

甘谷县有着近两千七百年的建县史,是中国最早建县的地方。据《史记·秦本纪》记载:“秦武公十年(公元前688年),伐邽、冀戎,初县之。” 冀,为今甘谷县。

秦民后裔,如金川人。

姜姓,即出自羌,从羊,是一种图腾,来源羌戎。姜姓中最早的知名人士子牙姜尚来自东方。虞夏之际,炎帝后裔伯夷掌四岳,曾帮助大禹治水立过功,被封在吕,子孙从其姓,吕尚乃伯夷后人,姜为尚之族姓。其时由夷而夏、由夏而夷,生产分工并不像今天这样的清晰。甘谷最早的姜姓名人姜维乃本地人,是较早汉化的羌人后裔。史书记载:姜维父亲早年死于羌、戎的叛乱中,与母亲相依为命。说明当时在甘谷仍有大量尚未汉化的羌人。《三国志姜维传》说他“仕郡上计掾,州辟为从事。以父冏昔为郡功曹,值羌、戎叛乱,身卫郡将,没于战场,赐维官中郎,参本郡军事”,又说其“少孤,与母居”。可见,身为汉将的父亲姜冏在姜维幼年时就战死了,按汉末辟召制度,姜维被州郡征调为掾属,系按汉例“赐官”。姜维早年“好郑氏学”,说明当地至少当时有重教的传统。姜维归蜀后,当时魏人“亦以维本无去意,故不没其家,但系保官以延之”,姜维的族人得以保全。